《SAFT专栏》中国债务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完美放缓的艰钜挑战 / 6 years ago《SAFT专栏》中国债务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完美放缓的艰钜挑战1 分钟阅读**大坝决堤时** 若以国际清算银行(BIS)经济学家Mathias Drehman和Mikael Juselius制定的衡量标准来看,中国爆发危机的元素可能已经齐备。以偿债支出相对收入的债负比率而言,中国目前债负比率较之前15年的趋势水平高出12%,不仅是BIS划定的危险门槛6%的两倍,而且超出美国2007年、日本1989年和西班牙2009年的水平。相关内容请参考() 我们不可能知道中国是否真会发生危机,或者危机可能以何种形式发生,但可以合理预期的是,即使债务和固定投资增长率有序下降,也很棘手。当固定投资放缓时,虽然固定投资还在与经济一道增长,中国及其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将放缓。同时,对用于公路、建筑和厂房建设的大宗商品的需求也会下降。 “根据IMF的模型,中国投资增速如果从13.5%降至4.5%,就意味着台湾、韩国和马来西亚等地区的GDP会受损4-7.2%。部分大宗商品价格会下跌近20%,”Riddell称。 当然,等开始感受到投资缩减的痛苦时,中国当局很可能重新考虑是否继续收紧监管提供投资资金的银行框架。中国投资者已经习惯价格飞涨并利用杠杆快速获利,或至少尝试用杠杆获利。 所有这些似乎都指向,中国借贷和投资活动的放缓速度将会温和。 然而,美国2000年代或日本1990年代的经济增长与投资放缓情况就不是这样。在这两个国家的例子里,群众心理扮演了很重要的地位,就连日本也不例外,尽管日本高配合度的银行业与政府影响力,曾帮助许多原本应该遭市场淘汰的“僵尸企业”长时间僵而不死。 在有着强大政府控制力的中国,投资或许会以完美方式放缓,但这很可能是首开先例。(完) (译文审校 田建华/蔡美珍)